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正文

琥珀色-第三部分

在壁橱里,琥珀和我一次潜入一间自习室。 首先,我在钟声响起之前有五分钟的时间回到房间。 我进入房间,安德森太太立即开始问我。

“你的英语功课在哪儿,明迪?” 她问我,从我手里抢走了大厅通行证。

“什么?” 我问她,我的脸上满是困惑。

“你在健身房的储物柜里忘了英语作业,却在45分钟前去找了,”她说着,向后靠在椅子上,双臂交叉 在她面前。 “在哪里?”

“哦,是的...那!” 我说,突然想起。 “好吧,那儿不在那里,所以我去检查我的另一个储物柜,然后……”当琥珀进入房间时,我的话语渐渐淡了。

我试图并没有抑制住咯咯的笑声。 琥珀试图不经意地溜到她的书桌前。 她的头发仍然乱七八糟,她的脸庞仍然充满了我们在壁橱里度过的兴奋时光。 她的衣服有点起皱,当她试图划一条B线以保护她的书桌时,她似乎一点也没注意到。

“停下!” 安德森太太咆哮。 这引起了班上所有人的注意。 咯咯的笑声扫过房间,安德森太太举起一只手使他们沉默。

琥珀停在她的轨道上,背对着老师,脸上做着鬼脸。 她从眼角凝视着我。

“转身”。 安德森太太下令。

慢慢地,琥珀色转过身来面对她,试图像平时一样使头发和衣服光滑,但未成功。

“那么……你的故事是什么?” 安德森太太问她,站起来,凝视着琥珀色。

“我去洗手间了,还记得吗,安德森太太?” 琥珀说得很甜蜜。 她的眼睛现在正露出最小的恐惧。

“那你在那儿发生了什么事?踩踏了吗?” 安德森太太大喊。

整个房间都大笑起来,安德森太太将她的手放在桌子上。 沉默笼罩着整个房间,她瞪着琥珀色和我,一次一次。 钟声响起,房间里传出耳语和咯咯的笑声,每个人都出来了。 安德森太太伸出手臂阻止我们离开。 当房间里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的其他所有人都空无一人时,她转身看着我们。

坐在桌子的边缘,她问:“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琥珀色和我凝视着对方,好像可以找到答案一样 彼此。 我们俩都默默地看着安德森夫人,因为她转过身去看拘留证并开始写信。

那天放学后,当我们坐在拘留所时,琥珀给了我一张便条。

“我们再也不会离开自习室了。” 便条上写着。 我咯咯地笑着,握住笔。

“这不是我们唯一一次见面。” 我写道。

“这个周末你在做什么?” 她问我。

“这个周末你想做什么?” 我问。

“好吧,首先,我想来到你家和你一起玩直到你尖叫。然后你要为我做同样的事情。” 她写道。

当我读到那条线时,我感到自己被第二秒弄湿了,我担心一旦离开椅子,我坐着的地方就会出现明显的湿点。 我拿起我读完她最后一行时放下的钢笔,然后再次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