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正文

战士皇后洞爷屋第2部分的房子

整夜都是焦躁不安的,因为大多数哭泣的女人和我所能做的就是继续减轻对我村庄的袭击的恐怖,以及我在这里目睹的一切,并受到皇后的照顾。

肯定是半夜,因为尖叫声开始时月亮很明亮,满天都是星空,几名警卫走进了房间。 警卫开始将不分年龄和性别的人拖到房间的中间,房间中间有一个大的圆形靠垫床,周围是绵长的透明棉布。 两名警卫有一名正在挣扎的中年女士,他们拍打了她,把她扔到床上,然后其中一名皮肤黝黑的人脱衣服,脱下他的制服,爬到床上。 在她身上,他的公鸡很大,甚至还没有完全勃起。 那个脸朝下躺着的女人再次尖叫,黑人警卫狠狠地拍了拍她的裸屁股,发出红色的光芒。 另一名警卫现在脱下衣服,跪在女人面前,抚摸自己的阴茎使其完全僵硬。 一旦他很努力,他就开始在女人的脸上擦,她正在黑人的重压下挣扎,黑人正以他妈的动作在屁股的裂缝上上下摩擦。 然后,深色警卫抓住了女人的头发,将头向后拉,要求她现在吮吸白公鸡。 意识到她不会逃脱,顺从要求,慢慢张开嘴,没有任何怜悯的白色公鸡猛撞到她的嘴里,那个女人还在哭泣,流下了眼泪, 当公鸡撞到喉咙后部时,她作呕,这似乎在鼓励警卫,因为他抓住了她的头部两侧,开始以类似动物的方式操弄她的嘴。 那个黑家伙现在低着头躺在女人的屁股之间,舔了舔她的屁股,然后吐出了她的屁股,然后用手指按摩了她的阴部和肛门。 我现在必须承认,即使害怕我被打开了,我还是看着这三个人的眼睛四处张望,床上现在有大量尸体,妇女被舔,用手指, 不管是猫还是屁股,一个女人的屁股上都有一只公鸡,猫里有一只公鸡,嘴里有一只公鸡。 当我继续看时,我什至看到一个卫兵把他的公鸡塞在一个男性奴隶的嘴里。 现在回首第一眼,我看到那个黑暗守卫再次向那个女人的屁股吐唾沫,然后他站起身来,将他巨大的黑公鸡的头推到这个可怜的女人紧紧的肛门入口。 当他推入她的时候,她尖叫着,但这并没有阻止现在正在深深地操她的怪物,相信我,那只公鸡很大,他把全长都埋在了她的屁股上,所以他的确很深。 嘴里的白人开始放下他的负担,拔出他用球袋里剩下的东西喷她的脸。 他走向墙壁,坐在靠垫上以恢复自我。 但是,黑暗守卫尚未显示出性高潮的迹象。 他像外面的奴隶一样,在哭泣的女人身上猛撞,当我们到达时在那里锤击石头。 然后我看到三个赤裸的警卫抓住一个年轻人,将他拖到床上。 他正竭尽全力逃脱,对他们大喊大叫,让他一个人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