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正文

力量的均衡

寒冷的石头屋子里红润的灯光昏暗,但足以分辨出畏缩人物的每个细节。 他是裸体的,脖子上有镶满皮革的皮革领子。 苗条又脆弱,他跪在地上,忍受着情妇的愤怒。 她身穿紧身,黑色和血红色紧身胸衣,一条黑色小裙摆和高皮靴站在他的身旁,双眼微弱地控制着野蛮的动作,snap动着眼睛,猩红色的嘴唇在冷笑和邪恶的笑容之间闪烁,她像女神。 复仇...

还有愤怒。

“他妈的真可怜,”她咆哮着,把鞭子带回另一根睫毛。 奴隶的背上有一团撕破的皮肤和热血,看到他的痛苦和痛苦只会加剧她的血腥味。 多一点,她会暨。 当然,她永远不会允许奴隶触摸她,但是对他那毫无价值的肉体施加力量,足以使黑暗的火水在她的身上渗出。

鞭子的另一束鞭子。 一滴可喜的鲜血从他受虐的皮肤中喷出;

剩下的其他人-许多逃离了奴隶殴打的野蛮行为-静静地站着,不做任何判断。 她知道,它们和她一样都是黑暗的产物。 他们是猎人,或者是猎物。 他们的认同,他们的渴望,他们的恐惧……这些事情对她而言,比在她面前畏缩的动物更重要。 他们不过是她荣耀的见证,以及她最后的白炽狂喜的见证者。

她对着声音咆哮,一种痛苦的愤怒使她失去了释放的黑暗喜悦。 他怎么敢发出声音? 他将为自己的不服从付出代价。 她高举鞭子,怒气冲冲地掠过她的身体,给人以不人道的力量和邪恶的野蛮。

“我认为他受够了,”她背后的男性声音说道。 她咆哮着,鞭子在黑暗的教堂的寂静的空气中破裂。

“你敢打扰我的快乐吗?” 她咆哮着,眼睛里有鲜红的火焰。 他站在门口的阴影中,即使在黑暗中,她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睛。

“我愿意,”他均匀地回答。 “如果您现在还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那么在杀死他之前就不会找到它。” 他向前走去,表明自己是一个中等水平的男人,比她高一英寸或两英寸。 帅气,用一种粗略的方式,但不容易让人回味。 她的嘴唇令人反感。 他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另一个男人。

伸手扶住她,站在手臂伸手可及的范围内,他的头向侧面倾斜,好奇地看着他。 “您要寻找的 是什么?”

她的表情变暗了。 他很傲慢,这个。 销毁他将是一种荣幸。 “你什么都听不懂,”她用丝丝和钢调说。 “你什么都无法理解。”

“哦,我不知道。”他随便地回答,凝视着她的眼睛,他的眼睛什么都没丢失。 “您会对我能理解的事情感到惊讶。”

无礼! 她怒气冲冲。 她没有空间将鞭子鞭打到这个可怜的生物上,因此掉下了厚重的饰钉皮革柄,然后将他拍打在脸上。 她坚强的手与他的下巴相连,尖锐的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