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正文

老朋友

格雷格是我的一个老军友,他在城里只有几天。 我退休回家时,他退休后就搬到了亚利桑那州。 我们正在追赶,讲战争故事,喝酒和抽些草药,通常只是愚蠢的行为。 他从未见过我的新婚妻子,他们也在互相讲故事,也对我讲故事。 我们终于在客厅里受伤了,而格雷格和海伦躺在沙发上,而我却有了我通常的安乐椅。

“还记得我们去那个裸体海滩的时间吗?” 格雷格问。 “是的,我记得因为整天躺在肚子上而被晒伤了,”我笑了。 “我从未去过裸体海滩,”海伦说。 “我不知道是否可以。” “为什么不呢?” 格雷格问。 “因为我不够漂亮,”她叹了口气。 “哦,废话,”我说,“你将是那里最漂亮的女人。” “你是我的丈夫,你必须这么说。”她po嘴。 “您确实是,”格雷格说,“而我不必这么说。” “不,我太胖了,这条裙子好好藏起来。” “站起来,”我告诉她。 “格雷格和我将担任评委。” 海伦站起来,慢慢转过身来。 我告诉她转过身去弯腰,我们想看看她的屁股。 她按照我的建议笑了,Greg给了她9,而我给了8。她回头问我为什么只给她8。 我告诉她,如果我看起来更好一点,我会给她更高的分数,毕竟这里有点黑。 海伦微笑着转过身来,这一次,她弯下腰时抬起裙子的下摆。 Greg吹口哨,我告诉她她已经9岁了。“想去10点吗?” 她什么也没说,而是抬起下摆,摇动臀部,因为她给了我们两个美丽的小屁股的绝妙景色。 当我们都赞美她,并从我们每个人中拿出十分满分时,她脸红了,迅速坐下。 我起身打开收音机,发现了一个缓慢的摇滚台,然后问格雷格,他是否喜欢看我的妻子。 “哦,是的。”他转向海伦时叹了口气。 “你真的把我打开了!” 我的妻子只是微笑着,当她起床时,她再次掀起裙子,再次让我们窥视了她坚挺的臀部。 我在厨房里为她修理饮料时,请她再给我们再喝一杯啤酒。 就像海伦给我们带来了又一轮一样,我们喝完了啤酒。 广播中有一首慢歌时,我牵着海伦的手,扶她站起来,我们在起居室里慢慢跳舞。 当她把她带回Greg时,我滑了下来,抓住了她的屁股,当她拍打我的手时,我把裙子的下摆几乎举到了她的腰部。 我们以同样的方式完成了舞蹈,我试图抬起她的裙子,海伦试图阻止我。 我们分开笑了,坐下来喝完酒。 海伦求助于格雷格并要求他与她跳舞,这让我感到惊讶,因为那毕竟很公平。 他迅速同意并帮助她站起来并伸入怀中。 我注意到当他们最终分手并坐下时,格雷格勃起,但我装作没有注意到。 当我的妻子去给我们再喝一杯饮料时,他试图跟他道歉,以道歉,因为他跟海伦共舞时变得笨拙,但我切断了他,并保证他至少不会感到不适。 事实上,我很高兴他发现她美丽又性感,所以我问他是否有过三人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