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正文

哈瓦那的他妈的奴隶

安吉丽娜不是天使。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中,她被困在种植园中,在香蕉树,蚊子和古巴雪茄中,从敞开的门口向外望去,这使她免受铁棍的入侵。 “他妈的,我在监狱里”,她对自己说。

很久以前,汗珠就已经形成在她的身上。 现在他们只是从一个地方移到了另一个地方,像她希望卡洛斯的舌头那样滑下她的肉。 她将手指移过熨斗,听着他们在振动时发出的低调声,叹了口气。 然后她拍了拍手。 “该死的蚊子!”

安吉丽娜(Angelina)走到洗手盆上,然后将凉一点的水倒入红木梳妆台顶部的瓷碗中。 古董镜子反射着她细长的躯干和裸露的乳房。 她向前弯腰,将热带温水溅在脸上,以期冷却或充其量,以洗去不断在脸上挠痒的汗珠。

她抬头望着老人的倒影,身体裂开了。 镜子,喘着粗气。 安吉丽娜(Angelina)迅速转过身来面对卡洛斯(Carlos)。

“好吧,我认为我不会这么快见到你,”她说。

“我可以看到你像裸体一样 “总是。”

“我以为你喜欢我,”她回答。

当他把雪茄放到嘴里​​时,安吉丽娜(Angelina)粗糙的外表使他变得虚弱:uff着脸, 汗湿的头发,穿着破旧的白色西装和宽松的领带。 他的绿色眼睛反映出热带的欲望。

“我确实喜欢你,安吉丽娜。”他声音高昂,左手放在口袋里,视线在眼前跳来跳去。

安吉丽娜(Angelina)坚定地走到离面对着种植园的梳妆台不远的破旧古董椅子上。 她的高跟鞋在石墙的卧室里回荡。 她坐在那里呆了一个上午,凝视着远处,很热,因为无法忍受离开自己的身体而无聊地离开了自己的土地-更不用说乡下了,这让她很生气。 当卡洛斯(Carlos)前一天晚上在聚会上走出她时,她肯定再也见不到他了。 那些古巴男人是混蛋。 这是拉丁血流在阴茎上停留的时间太长,然后充满自信地爆炸的原因。

安吉丽娜(Angelina)移动椅子面对他,并尽可能地散开自己的性感姿势。 裸露的胸膛,汗水闪烁着,当她向后靠在扶手上时,项链在乳沟间跳动,右臂伸向椅子靠背,一只腿搭在另一只扶手上,另一只腿向她的一侧伸出。

“这儿真热,”她说,向后倾斜头,拱起的角度足以使躯干和乳房抬起。 她听到他叹了口气。

“是的。

安吉丽娜的头高高举起。 “暖? 不,很热 该死的……你到底打算将我囚禁在这里多久?”

“只要我必须,”他说着朝她走去。 她闻到了他的雪茄烟的味道,这种气味使她想跪下来吮吸他。 她的阴部感到一阵欣喜。

“只要我必须,”她重复道。 “这还不够好。 我不能只是坐在这间屋子里,在窗户上放着酒吧,被虫子吞噬,整日无所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