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正文

没有电源

“我讨厌下雪!” 当我走到公寓楼的台阶上时,我喃喃自语,将钥匙放在门锁中,然后让自己进去。

当我走上三层楼梯时,灯光开始闪烁。 “太好了,这是我他妈的需要的。”我大喊,不关心听到的话。 我将公文包放在门前的地板上,然后打开门和锁舌。 我走进去,把我的书包和公文包扔在沙发上,然后去了厨房。

我从柜台上拿起晚报,“纽约期待着大雪。” 我想着,那可以解释灯光。 我脱下外套,把它放在厨房的椅子上,从冰箱里拿了啤酒,然后回到客厅。

我打开小角灯,坐在我最喜欢的毛绒椅子上坐下 ,然后打开电视。 当我翻阅频道时,我ipped着啤酒,吃了中国外卖。 我想:“这是胡扯。” “再也没有东西了。” 我关掉电视,走进卧室。

我打开头顶灯,从抽屉里拿起一条黑色和粉红色的男孩短裤和一个黑色的坦克,扔到我的床上。 走进浴室,我脱去了米色细条纹西服,白色上衣和黑色高跟鞋。 走进淋浴间,我打开了热水,寒冷的酸痛身体迎来了烫伤的热水。

当水抚摸着我的乳头时,我轻轻地mo吟着,使它们注视着。 慢慢将我的手滑过湿的肥皂水,我轻轻按了我的阴蒂,使我发冷。

漂洗并弄干后,我穿上了背心和男孩短裤,然后爬到床上。 电源关闭后,我打开了其中一本杂志。 “该死的都该死。” 我诅咒道:“这真他妈的好,晚上9点无电。” 我把杂志放在床头柜上,躺下了。

“那他妈的是什么?” 我对自己低语,慢慢地起床,然后安静地走到卧室的门。 我听到前门把手发出嘎嘎声,我走向客厅,检查灯光是否会点亮。 在我做出反应之前,前门打开了,我看到一个高大的深色人像。 我借此机会回到我的房间,忘了关上门。 我向后看,看到他走进卧室的门。 我回到床上,感觉到他的手在我的腿上。 毫无疑问,我的手伸出手打了巴掌。 我听到他在痛苦中大哭,然后他将我推到床上。 我尝试进行备份,但是他的双腿固定在金属床架上。

没有发出警告,他就俯身亲吻我的脖子,然后我感到他的牙齿刺穿了我的皮肤。 他拉下我的水箱,紧紧地捏着我的乳房。 我很快就放松了他的触感,但很快又回到了现实。 当他的左手滑入我的男短裤时,他继续用力挤压我的乳房。 我感到他的阴部被他的触碰弄湿了。

“我怎么能喜欢这个男人和我在一起?” 我问自己。

他在咬我的脖子的同时,不断地摩擦着我的阴蒂。 我觉得他的鸡巴在牛仔裤里膨胀了,我想知道我内心的感觉如何。 “他妈的什么?” “我真的想要他的鸡巴吗?”

他继续脱下衣服,用坚硬的公鸡在湿的阴蒂上摩擦,然后继续摩擦着我的山雀。 令他兴奋。当他扭曲并摩擦我受虐的乳头时,我感到他的鸡头在我等待中的猫的开口处摩擦。